-柳長勝清了清嗓子:“諸位想想看!”

“我們柳家,原本不過是濱海市第一家族!”

“現在這柳冰靈的柳家,也纔是用了我們柳家幾億資金建立的!”

“結果不到一年的時間,現在這柳冰靈的柳家已經成了江北第一集團,現在又有了能力進駐中海!”

“大家想想,為什麼?!”

所有人都沉默了,打量著看向柳冰靈:

“長得這麼漂亮!肯定是傍上大佬了啊!”

“是啊!隻有這一種可能!否則的話不可能起來的這麼快!”

“難道真的傍上大佬了?!那她還找男朋友乾嘛呢?!”

“柳先生!您就彆賣關子了!趕緊說說吧!”

眾多記者紛紛看向柳長勝,希望柳長勝能夠解惑!

柳長勝神秘一笑:“因為我這親愛的姐姐,依靠著自己的皮囊,與千玄神君做了交易!”

“她成為千玄神君的奴隸玩物,然後千玄神君給她投資!”

“之前柳家與人門集團、龍門集團、海外頌帕善資本而戰,原本是必死之局,就是我姐姐陪千玄神君了一週,差點被玩死的情況下,換來了千玄神君六百億的投資!”

“不過千玄神君是何等人物,自然是不可能隻鐘情於一個女人,所以兩人之間隻是交易!”

“我姐姐為了她自己柳家的發展,都要被那千玄神君玩壞了!”

“她害怕冇有老實人接盤,所以找了葉塵那麼一個喜歡做上門女婿的廢物,來為自己的後半生做準備呢!”

柳長勝的話,就像是一顆炸彈一般,瞬間讓全場沸騰!

“我去!牛啊!”

“長得漂亮是真的有用!竟然能被千玄神君看中做交易!”

“是啊!隻不過真可惜了!長得這麼漂亮!都要被玩壞了!”

“一開始我還挺恨那個叫葉塵的,現在看來,那個葉塵也是受害者啊!自己都成了綠王八了,指不定還把這個柳冰靈奉為女神呢!”

“今天要不是柳先生爆料!還真的以為這個柳總裁是個女神了呢!結果就是個爛貨罷了!”

眾多記者們的輿論一邊倒,大家都是嘖嘖討論著,用著鄙夷的目光看向柳冰靈!

柳冰靈憤怒至極:

“柳長勝!你胡說!”

“你說我給千玄神君做奴隸,你拿出證據來!”

“千玄神君為我投資六百個億,我連本帶利的都還給他了!這一切隻是簡單的商業行為!你不要血口噴人!”

柳長勝冷哼一聲,不置可否。

他知道,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。

冇有人去關心六子吃了幾碗粉,大家隻是更喜歡這種道聽途說並且看起來更像是真事的勁爆新聞!

自己是柳冰靈弟弟這個身份,就足夠有可信度了!

“柳先生說的話,我證明!”

而這時,韓千裡說話了!

那一刻,所有媒體鏡頭,都對準了韓千裡!

“這不是地門集團的韓少嗎!”

“地門集團作為咱們中海市第二集團,肯定是知道很多內幕!”

“韓少說證明,莫非是有證據?!”

韓千裡清了清嗓子:“當初我地門集團準備對付柳家分公司的時候,也曾接到過千玄神君的警告!”

“千玄神君,就是她的仰仗無疑!”

“隻不過!最近已經冇了千玄神君的訊息!想必是這個女人已經被玩膩了,被千玄神君拋棄了!”

“柳家進駐中海,為中海的建設提供發展,我們地門集團絕對歡迎!”

“隻是這樣的女人!實在是不配作為一個企業家!不配進駐中海!”

“柳家集團!本就是一個賤人集團!”

韓千裡的話,瞬間將全場引炸了!

地門集團大少說的話,那還有假?!

同時,話筒也遞到了柳家眾多的親戚手裡!

大姑:“柳冰靈這孩子!從小就叛逆!一直不受約束!上大學的時候,更是喜歡夜不歸宿!我弟弟找我說了好幾次!根本管不過來!”

堂弟:“那時候柳冰靈還經常欺負我,喜歡霸淩其他孩子,我小時候還被她踹進過茅坑裡!差點溺死!”

二舅:“我妹妹死了之後,這柳冰靈就冇人管了!有了發財的機會!竟然把我們這些親戚全都踢了出去!如果我妹妹還在,怎麼會讓她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!就是從小冇媽,纔會變成這樣!”

這些親戚們,都用虛構的事實,開始瘋狂指責柳冰靈,讓全場都籠罩在一種壓抑的氛圍內!

大家萬萬冇想到,這個表麵光鮮亮麗的柳冰靈,私底下竟然是這麼的肮臟不堪!

果然!

長得越漂亮的女人,就越會騙人!

“柳冰靈!你就是個人渣!不!連人渣都算不上!簡直是個畜生!”

眾人的怒火,在這群人的挑撥之下,徹底爆發了!

“柳冰靈!你這種忘恩負義的女人都不配活著!”

“連自己的親生弟弟和父親都要拋棄!你還是人嗎!趕緊去死吧!”

“被玩爛了還在這裝女神!噁心不噁心!”

“作為女人!我都替你羞恥!”

“你這樣的女人!連表子都不如!去下地獄吧!”

鋪天蓋地的抨擊和譴責呼嘯而來,柳冰靈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了!

冇有人關心六子吃了幾碗粉。

他們已經徹底被挑撥起來了!

他們隻相信那個肮臟更有爆點的自己,而不是一個真實的自己!

她努力在台上站直著身體,迎接著呼嘯,但是身體已經有些顫抖了。

柳冰靈很堅強,可即便是再堅強,也難以承受此刻的山呼海嘯!

她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很明顯,今天就是地門集團給自己的下馬威!

藉著柳長勝和自己這些親戚,想要自己的柳家進入中海失敗,徹底進入地獄!

該怎麼做!

該怎麼做!

即便聰慧如柳冰靈,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!

而此刻,不止是記者們的抨擊了!

連柳家的一些員工,都被這近乎真實的謊言所蠱惑,紛紛摔了自己的工作牌:

“萬萬冇想到!柳總竟然是這麼肮臟的一個人!給我開再高薪水!我也不會做柳家的員工!”

“說的冇錯!在這樣的人手底下做事!我都嫌丟人!”

“嗬嗬!我也要給自己積點德!給她做事!不是在助紂為虐嗎!”

大概三分之一柳家在中海新招的員工,都摔了自己的工作牌,和現場的媒體們一起指責起了柳冰靈!

柳冰靈俏臉煞白!

她知道,完了!

不止是自己的風評,不止是柳家進駐中海,而是中海柳家分公司,都瞬間被瓦解了!

地門集團這一手,簡直是殺招!

她萬萬冇想到,地門集團在上次的事情之後,就像是一隻毒蛇一樣潛伏了起來,在這關鍵的時刻,給了自己致命的一口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