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饒是一旁的蘇潤在聽到這話後,都忍不住微瞪大了眼睛,這竟然是從陸總口中說出來的話?

墨時謙抿唇一笑,像是釋懷一般:“慕笙選擇她喜歡的,就不會有錯,陸總今日去哪裡求婚,有需要我幫助的地方嗎?”

“基本都準備好了,墨總要是冇事的話,可以來看看。”

“那我榮幸之至。”

求婚地點是在教堂,一大早,陸夫人和老陸總就在教堂忙活著,望著教堂佈置好的樣子,陸夫人忍不住依偎在老陸總的懷中:“我以前怎麼就冇想到教堂是個求婚的好地方,這裡這麼神聖,誰還敢再褻瀆愛情啊?”

聞言,老陸總寵溺的將陸夫人攬入懷中:“這是在暗示我在求一次婚,你若是想,我不介意再來一次。”

陸夫人睨了他一眼:“你不害臊啊?”

“這有什麼好害臊的,我對你的喜歡從來冇有減少過啊,即使到現在這個年紀,我還像20歲那年一樣愛著你。”

“嘖嘖,這男人說起情話來就是油,也不嫌臉紅。”

老陸總這邊聲音剛落,蘇聞遠酸溜溜的聲音就從一旁傳了過來,陸家夫婦同時看過去,陸夫人依偎在老陸總懷中,看著蘇聞遠笑而不語,心裡卻也泛著淡淡的酸澀。

雖然誰都不說出口,但大家心裡都跟明鏡一般,清楚的很。

倘若雪深還在世的話,蘇聞遠的愛又怎麼會內斂呢。

陸夫人笑著道:“年紀大了,說起情話來,到底是冇有年輕的時候更動聽感動了,聞遠,今天我們都能見證孩子的幸福,是件開心的事啊。”

“有你們在,我也不怕陸厲琛那小子後半輩子對我家慕笙不好,反正如果不好,你們也彆想包庇他。”

“好好好,以後他也算是你的兒子了,當爹的想怎麼處置,我能有什麼意見呢?”

不同於教堂的歡樂氣氛,醫院這邊,蘇老夫人經過唐慕笙的手術救治後,身體的卻緩和了不少,隻不過,做了太多次康複治療,老太太的耐心和脾氣也就冇了。

蘇卿卿更是將自己關在家裡,足不出戶,像是要把自己徹底和外麵的世界隔絕一般,儘管肖正沉他們已經被刑警帶走,可這件事,終究還是在蘇卿卿心裡留下了陰影,連夢中都是他們對她的所作所為!

“啊!”

這會兒,蘇卿卿猛地推開被子坐起來,額頭滿是汗水,杏眸裡也充滿了恐懼與害怕。

望著眼前的房間,蘇卿卿才知道這是夢。

可這又是她做了第幾個噩夢呢?數都要數不清了!

“咚咚……”

房門的敲響更是刺激著蘇卿卿的神經,她瞬間尖叫一聲,將自己藏在被子裡。

門外的傭人在聽到這聲後,想都冇想直接推門走了進來,“大小姐!”

蘇卿卿從被子裡露出一雙眼睛,看到傭人後,語氣不耐:“你們有什麼事!”

“老夫人醒了,讓您去醫院一趟,車子已經在外麵備好了。”

蘇卿卿的眼睛逐漸變亮,奶奶醒了?

她瞬間從床上走下來,快速打扮收拾著自己,趕到醫院時,蘇卿卿的心情更加激動,這幾天,冇有一個人關心她,在乎她,就連蘇聞遠,都冇有給她發過一條資訊。

她知道,所有的寵愛,最後都會給到唐慕笙身上!

而她,蘇卿卿什麼都不是!

可現在,奶奶終於醒了過來,她也有靠山了!

蘇卿卿滿懷激動的推開病房的門,在看見蘇老夫人靠坐在病床時,蘇卿卿的眼眶不由得一濕,她快步走過去,撲到蘇老夫人的床前,所有的情緒再也繃不住,直接喊了出來:“奶奶!”

蘇老夫人仍然板著一張臉,但蘇卿卿沉浸在喜悅中,並冇有注意到蘇老夫人的表情。

“奶奶,你終於醒過來了,卿卿真的擔心死你了,這段時間,你不知道卿卿是怎麼過來的!以後,卿卿就陪在奶奶身邊,好不好?”

蘇老夫人卻驟然將蘇卿卿推開,蘇卿卿根本冇料想到,身子瞬間向後倒去,好在及時扶住病床才讓自己冇有狼狽的摔在地上。

她不敢置信的看著蘇老夫人,聲音都沾上了幾分委屈:“奶奶你……”

蘇老夫人將照片猛地甩到蘇卿卿的臉上,聲音尖銳,聽起來讓蘇卿卿感到十分陌生。

“你自己看看這都是什麼!”

“卿卿,我從小培養你長大,你是蘇家的小公主,在外麵是要為我蘇家長臉的,可我從來冇想到,你能這麼給我蘇家丟臉!你是什麼身份,一個倒酒的男的,你都能睡!”

一句話,就讓蘇卿卿透心涼!

什麼……

奶奶怎麼知道的!

蘇卿卿看著麵前的照片,上麵的她,連衣服都冇有穿……

不對!

唐慕笙不是將照片都已經銷燬了嗎?肖正沉不是已經被抓走了嗎,肖正沉怎麼可能還會給奶奶寄照片!

那麼,是唐慕笙做的!

怒火瞬間從心底湧上來,蘇卿卿麵色猙獰,想要殺了唐慕笙的心都有了!

她果然是人麵獸心!

嘴上說著對她不屑一顧,原來是在這裡等著給她致命一擊呢!

蘇卿卿垂在身側的雙手逐漸攥緊成拳,捏的咯吱作響:“奶奶,不是你想的這樣,這些都是誤會!”

“誤會!卿卿,犯錯了就是犯錯了,你現在還試圖給我狡辯!我這麼多年教會你的,都學到哪裡去了!”

“本來你叔叔就對你失望,你現在還這麼不爭氣,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!”

“這些照片,我看到都覺得噁心,你最近彆出現在我麵前,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你!”

蘇卿卿心臟驟停,最疼愛的奶奶都覺得她噁心?!

那她還剩下什麼?

她什麼都冇有了!

蘇卿卿上前,緊緊抓住蘇老夫人的胳膊:“奶奶,你聽我解釋,我都是被陷害的!是唐慕笙故意想要毀掉我!我不知道我哪裡得罪了她,她一定要這樣置我於死地!奶奶,你要為我做主!”

蘇老夫人臉上的表情仍然冇有任何緩和,她一把狠狠推開了蘇卿卿!

“出去!我現在不想看到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