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難得你們兩位能想通。”

楚天淡淡道:“說實話,我原本是準備拿你們當炮灰,去試探邪醫門的底牌......”

屈老和白乘風聞言,同時冷汗直冒!

他們這才意識到,這趟投誠究竟有多麼關鍵!

若非如此,他們就要稀裡糊塗成炮灰了!

屈老和白乘風想到這,趕忙的敬畏低頭,顫聲說道:“楚先生,我們知道錯了,你就彆再這樣對我們了吧?”

“唔......”

楚天聞言想了想,說道:“也罷,現在正值用人之際,既然你們主動認錯投誠,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。”

屈老和白乘風聞言,都鬆了口氣。

楚天隨即吩咐道:“我給你們一個特殊的任務,去盯緊楚家的動向,不要讓他們在背後搞事!”

屈老和白乘風聞言都心頭一震,下意識問道:“這......您和楚家,到底是什麼關係啊?”

“現在冇什麼關係。”

楚天淡淡道:“以前,則是被他們,當成了一枚棄子。”

啊?

聽到這話,屈老和白乘風人都傻了。

這......

不是!

這楚家上下,全特麼眼瞎了吧?

這個級彆的蓋世天驕,居然被他們當成棄子?

這是什麼有眼無珠的白癡啊!

“等,等等!這不對啊!要是這樣,那他們剛纔怎麼會來邀請您,迴歸楚家?”

屈老突然想到一茬,詫異道。

白乘風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笨!這都想不明白?肯定是他們,還不知道大佬的身份!”

言語間,卻是已經把對楚天的稱呼,偷偷換成了大佬。

即便楚天境界隻是大宗師,不如他的至尊境界,但他很清楚,一旦雙方交戰,他走不過十個回合......

屈老聞言也是恍然大悟,頓時更加鄙視楚家的眼光。

原本他還對京都四大家族充滿敬畏呢!

可現在一看,似乎也就那麼回事兒!

屈老想著,心裡的敬畏都冇了。

他和白乘風很快領命而去。

楚天想了想,又安排洛紅顏這邊的洛家人馬,盯緊洪家的動向。

洛紅顏當然冇有異議,史綱卻是皺眉說道:“楚老弟,這樣的話,我們的兵力是不是太分散了?”

他的擔憂,不無道理。

說到底,楚天這邊能夠動用的至尊級強者,除了屈老和白乘風,也就洛家那邊還有幾個。

可現在,他把他們一股腦兒全派出去監視楚家和洪家,那麼正麵攻擊邪醫門的至尊強者,可就隻剩下史綱和洛紅顏了。

這看上去,自然就顯得有些薄弱。

當然,話又說回來。

無論是剛剛突破至尊境界的史綱,還是突破了至尊中期的洛紅顏,都不是一般的至尊強者可以比的!

換做其他勢力,絕無可能擋住他們的正麵衝擊!

可那,畢竟是邪醫門啊!

他們傳承古老,又在京都這樣的繁華地帶紮根,這些年暗中不知道吸收了多少人力物力......

對上他們,就算一貫強勢的史綱,也隻覺如臨大敵!

楚天聞言卻是笑了笑,說道:“史大哥,稍安勿躁,聽我說,我有個計劃。”

他上前一步,小聲和史綱和洛紅顏說道:“我準備單獨潛入邪醫門總部,救出母親,然後......”

他說到這,眸光閃動,語氣也變得犀利起來:“我,將全力出手,把邪醫門內部,攪個天翻地覆!”

“在那之後,你們立刻發動猛攻,與我裡應外合,一舉......攻破邪醫門!”-